<rt id="6msqm"><optgroup id="6msqm"></optgroup></rt>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rt id="6msqm"></rt>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美文網 - 常閱讀,多交友!
位置:美文網 >經典文章 >人生哲理 >文章內容

流浪的人,不許掉眼淚

2017-04-01 14:48來源:美文網作者:風中~誓言點擊:25839...

突然間就記起幼時的一個心愿:背上行囊,流浪遠方。我想我該去實現它了。沒有規劃路線,沒有考慮后果,我只向往遠方。簡單打包幾套換洗衣物我上路了。
 
火車緩緩行駛了幾個小時后,我在一座不知名的小鎮下了車。穿行在一個陌生的街頭,我竟有一種久違的歡愉 。不用再去偽裝 ,不用去再掩飾,更不用在乎任何事任何人。迎面走來的人 對彼此來說都只是過客,不會再相遇,不會再有交集,更不會有所牽盼。正如,初遇之雨,落入塵埃,離別之雨,落入心頭。
 
已是傍晚,我找了一家較為古樸的咖啡店休息。在咖啡店的桌臺上我寫了一首關于流浪的詩,寫著,寫著,我睡著了,做了一個夢,大片的草原,雪山,一群漂亮的野馬,還有我愛的人以及愛我的人,只是唯獨沒有了你...
 
抑或是這個季節的風兒過于薄涼,室內的我也被驚醒了,我緩緩抬起頭,徘徊在窗外的一個老人吸引了我的目光。短發白頭,密密的皺紋,看上去有六七十歲,穿著一雙破舊的運動鞋,身上穿了一件淺灰色皮衣,我望著他,發現他也望著我...
 
“看你應該還沒吃飯吧,我給你買點,不要害怕,我不是壞人”說完我領著老人走進了咖啡店。店里沒什么主食,只好給老人買了些許糕點??粗先死峭袒⒀实臉幼?,我的心中一陣酸楚,也許老無所依說得就是這樣吧。
 
“要不你跟我說說你年輕時候的故事吧”老人吃完后,我不知為何冒出這么一句話。
 
“我哪有什么故事,小時候在農村長大,飯都吃不飽,每天還要到山上去撿柴火,家里面五個小孩,我排行第二,上面有個大姐,父親是泥水匠,母親基本上做一些零工補貼家用,十六歲去當兵,后來被分配到了工廠做個普工,就這么浮浮沉沉地過了一輩子”他好像情緒有點低落地說到。
 
我端起一杯咖啡,遞到他面前,“那說說,你為什么這么大年紀了,還要出來到處“流浪”吧。”
 
“小時候,有一次在河邊玩,村里來過一支勘探隊,我給他們帶過路。”
 
“哦,那跟你出來流浪,有什么聯系”我不解。
 
“帶他們去的路上,隊里面有個地質工程師,跟我說了好多好多他們去過的美麗的地方,還拿出一張照片給我看,之前我以為我們家后山的紅樹林就是最漂亮的地方,沒想到世界這么大,美麗的地方那么多。所以那時我就想,我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老人說完頓了頓接著說,我當兵回來分配到廠里,當時廠里就沒幾個女孩子,有一天來了一位女同事,后來我們成為了好朋友,再后來才知道她高中畢業后,因為文革,上不了大學了,到這里上班,她的夢想就是能夠走遍全中國,滿世界觀賞,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就是一起翻閱地理書,和收集不同地方的照片。”說到這我發現老人的目光變得有些濕潤。
 
“那后來呢,你們結婚了嗎”我問到
 
“嗯,她后來成了我的妻子,我們在一起五十年了,卻從來沒有帶她去過什么地方,年輕的時候啊,為了多賺錢,養家,舍不得花錢,也沒用時間出去,后來老了退休了,本來打算到處走走,她卻病了,我還記得她常說,讓我一個人出去逛逛走走,我去了的地方,就等于她去了,但我怎么能丟下她一個人...”老人說起他的妻子時,臉上好像洋溢起青春的光芒,就像一個初戀的男孩。
 
“那你現在一個人跑出來,誰照顧她呢”我問到
 
許久,老人都沒有說一句話,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到 “她走了,就在前幾個月”她走之前還說:這輩子能夠遇到你,我很幸福,我走了,你也不要覺得很悲傷,你也都這把年紀了,過不了幾年,我們又會見面的,不許掉眼淚,去做一些不會讓你遺憾的事情,不許掉眼淚,我累了,該歇歇了。
 
聽完老人的訴說,我一時哽咽,默默無語。
 
“我該走了,謝謝你年輕人。”
 
”走完你們夫妻共同的夢想。”除此之外我不知還能說什么。
 
“人在路上走啊,最重要的是保護好自己的腳,一步一步,踏踏實實。你要找到自己的路,勇敢地去走,記住腳踏實地,我們那一輩都是這樣過來的”。
 
“該去走走了,漂泊也好,流浪也罷”老人笑了。
 
“嗯,有緣再見”我回道。
 
“好,再見”一邊說著,他一邊從皮衣拿出個一本筆記本,輕輕地撕了一頁下來,對折了一下,送給了我。
 
望著他遠去的背影,我想他一定不會孤獨,我想在他心里這條路一定是他們兩人一起在走。
 
老人的背影漸漸模糊,我小心翼翼地打開那張紙,上面只有一句話
 
“流浪的人,不許掉眼淚”
 
我想,這是他對一位妻子最長情的告白吧。
 
我想,這是他對一位后輩最誠懇的忠告吧。
 
我想,此后我依舊會在路上,只是我有了行程有了方向。
      QQ873530677
 

  • 8463
  • 4055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風中~誓言風中~誓言

    作者積分:10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安岳| 陵水| 固原| 澄迈| 寿光| 淮南| 果洛| 丽水| 绥化| 阜阳| 扬州| 马鞍山| 三亚| 荆州| 河北石家庄| 石河子| 东海| 扬州| 任丘| 阿克苏| 燕郊| 章丘| 四平| 湖北武汉| 临汾| 海北| 新沂| 七台河| 泰兴| 怀化| 淮安| 新沂| 三明| 聊城| 泰安| 三沙| 巴彦淖尔市| 山西太原| 天水| 锦州| 金华| 保定| 馆陶| 诸城| 海宁| 海拉尔| 庄河| 无锡| 儋州| 黔东南| 安庆| 乌兰察布| 漳州| 平潭| 红河| 铁岭| 汉中| 崇左| 偃师| 邳州| 普洱| 吉林| 神木| 建湖|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吉林| 鹤岗| 阿勒泰| 诸暨| 赣州| 阳江| 吉林长春| 海宁| 贵港| 鹤壁| 焦作| 景德镇| 黔南| 淄博| 鹤壁| 齐齐哈尔| 海宁| 吐鲁番| 永新| 湘西| 吐鲁番| 扬中| 滁州| 宜春| 和田| 诸暨| 金昌| 喀什| 晋中| 茂名| 丹阳| 辽阳| 昌吉| 东海| 赵县| 贺州| 铁岭| 张掖| 黑河| 孝感| 云浮| 绵阳| 贺州| 赵县| 徐州| 深圳| 天水| 白沙| 湛江| 赣州| 自贡| 汕尾| 宁国| 琼海| 吐鲁番| 九江| 嘉峪关| 潮州| 南通| 瑞安| 济南| 瓦房店| 韶关| 西双版纳| 兴安盟| 基隆| 塔城| 山西太原| 台北| 秦皇岛| 庄河| 瑞安| 娄底| 东莞| 遂宁| 郴州| 苍南| 宜宾| 丹阳| 广西南宁| 哈密| 驻马店| 运城| 邹平| 嘉峪关| 鹤岗| 库尔勒| 普洱| 台州| 株洲| 德州| 毕节| 凉山| 临夏| 平潭| 威海| 如东| 长治| 长垣| 宁波| 乐山| 乳山| 清远| 鹰潭| 陇南| 宝鸡| 池州| 深圳| 广安| 宁波| 鹤壁| 荆门| 顺德| 博尔塔拉| 石狮| 青州| 晋中| 九江| 杞县| 乌兰察布| 大同| 吉林长春| 宿州| 云南昆明| 周口| 如皋| 福建福州| 惠州| 盐城| 定西| 恩施| 阜新| 鹰潭| 韶关| 义乌| 萍乡| 盘锦| 青州| 永州| 琼中| 锡林郭勒| 鄂州| 六安| 余姚| 贵港| 湘西| 邵阳| 漯河| 贵港| 娄底| 云南昆明| 宿迁| 张掖| 江苏苏州| 阿拉尔| 牡丹江| 海北| 泉州| 长葛| 昌吉| 儋州| 鹤壁| 攀枝花| 潮州| 承德| 南平| 基隆| 柳州| 和县| 鄢陵| 仁怀| 东营| 江苏苏州| 巢湖| 天长| 玉树| 馆陶| 邯郸| 宜春| 兴安盟| 桂林| 义乌| 新乡| 安阳| 黔西南| 黑河| 连云港| 汉中| 巢湖| 湘潭| 莒县| 燕郊| 松原| 宜都| 文昌| 安庆| 庄河| 台山| 禹州| 吉林| 内江| 肇庆| 湖南长沙| 滨州| 黔东南| 黔南| 秦皇岛| 六盘水| 嘉峪关| 桂林| 滨州| 莱州| 珠海| 荆门| 恩施| 姜堰| 双鸭山| 清远| 三沙| 楚雄| 吉林| 海拉尔| 琼中| 余姚| 株洲| 海宁| 潮州| 黄石| 厦门| 乳山| 莒县| 文昌| 文山| 德州| 信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