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6msqm"><optgroup id="6msqm"></optgroup></rt>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rt id="6msqm"></rt>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美文網 - 常閱讀,多交友!
位置:美文網 >美文隨筆 >散文隨筆 >文章內容

舍.得

2018-05-27 17:13來源:美文網作者:美麗人生點擊:109...

舍.得

作者:林中鹿語

生活中會碰到各種各樣的挫折,物質的,精神的。如果堅信善良和正義,那些傷痕就會變成溫暖的燈,散發出光芒,照亮前行的道路。傷疤最初是痛的,經過善良心靈和時間的治愈,它會變成徽章,標注人性的美好。

鹿語兒有時覺得時間就像一條奔騰不息的河,有波光瀲滟,也有泥石俱下。語兒就是河邊的一棵蘆葦,傍河而生,看著河里的變幻莫測,汲取河水的滋養,也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自己的生命歷程。人生的所見各種各樣,總有一些事留在心中,無法抹去,尤其是其中那些本該一帶而過卻偏偏久久難忘的事情,就更加讓人深思,不解,琢磨......

? ? 清晨,鹿語兒在媽媽的嘮叨聲中匆匆的扒上幾口飯就出門了。她邁著緊湊的步伐,往學校走去。在小區里轉過兩個彎后,語兒就捂住了鼻子,不用看語兒也知道在第三個路口的拐彎處有兩個綠皮的垃圾桶正不遺余力的發泄著它們一晚上漚好的臭氣。語兒走到垃圾桶跟前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斜著眼瞟向垃圾桶。咦,垃圾桶旁邊居然坐著一個人!他雖然蓬頭垢面,但是語兒也能判斷出他是一個年輕人,因為身形雖然瑟縮著,卻仍然可以看出挺拔年輕。關鍵是他的一雙手雖然有污物卻很修長。語兒忐忑的加快了腳步:”不會是個神經病吧?媽媽說這種要飯的是會拐賣孩子的?!?/p>

? ? ?上課鈴聲把語兒的思緒拉回了學校,一上午如常而過。中午回家的路上,語兒又看到了那個人,他倚著墻正享受著陽光的撫慰。他低垂著頭,雙手捂著腹部,坐在墻根邊,眼睛閉著。語兒覺得很奇怪----這個乞丐太不專業了。他不是應該拿著鉤子之類的東西在垃圾桶里忙碌的翻找嗎? 他不是該有個杯子或碗,向過路的行人投去乞求的眼神,嘴里囁嚅地述說著自己的不幸嗎?亦或是嘻嘻傻笑著流著口水眼神空洞地看著來往的行人?結果他都不是。語兒對他產生了種種猜測,甚至覺得他可能是一個不會說地球語言的外星人。

? ? ?下午放學回家,語兒終于忍不住問起了媽媽:“媽,那個新來的乞丐是怎么回事兒???”媽媽回了句:“什么乞丐???我沒注意到??烊プ鲎鳂I吧,不好好學習,長大就去要飯了?!闭Z兒特別佩服媽媽的事情之一就是她能在三句話內把所有東西都跟學習建立起聯系。如果語兒跟媽媽說“媽媽你洗的衣服真干凈?!眿寢尶隙〞f:“嗯,每天穿這么干凈的衣服一定要好好學習?!眿寢尪紱]有他的消息,語兒開始對小區大媽們的八卦能力表示懷疑,也對她們的業務水平表示不滿。唉,這八卦的工作推進的太慢了,都二十四個小時了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晚上的作業讓語兒疲于奔命,暫時停止了關于乞丐的各種推測。

? ? ? ?第二天一早,語兒就早早出門了,想去看看今天的乞丐怎么樣了。她走到垃圾桶前發現那個乞丐還是坐在墻根前。語兒放慢了腳步,仔細的觀察著乞丐。乞丐注意到了語兒,眼神游離而慌張。她往乞丐身后的墻上看去,發現墻上有一個偌大的白色圓圈,里面寫了一個字:舍。語兒又有些許的驚訝:這個乞丐是個讀書人,而且有點孔乙己的感覺。語兒不禁更多了一些同情,當時懵懂的語兒不知道為什么會覺得有文化的乞丐更讓人可憐。(很多年后,語兒在書中看到了這樣一個詞:物傷其類。)語兒決定中午要給這個乞丐帶一個饅頭。語兒在學校里熬到了中午,跑回家去發現爸爸已經煮好了語兒最愛吃的面條。語兒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今天中午怎么吃面條???”爸爸瞪著眼睛說:“今天沒買到饅頭,你不是最愛吃面條嗎?”語兒心中飄過一片失落:“有什么辦法呢?只好等明天了?!毕挛绶艑W的時候,語兒繞道回家了,她故意避開了有垃圾桶的那條路。她不知道是躲乞丐,還是躲自己。

? ? 第三天,語兒起了個大早,趁著爸爸出去買早餐的功夫,從廚房里偷偷地拿了一個昨晚剩下的饅頭塞到包里。她快速地洗刷著,心里不停的盤算著:“怎么把饅頭給乞丐呢?扔給他?不合適。遞給他,他是個不明來歷的乞丐???有點危險吧。把饅頭放在他面前的路牙石上,讓他自己拿。這個方法好?!毕牒昧?,語兒快速地吃了個早飯,卻不知道自己吃了些什么。她背上書包,一溜煙兒地下了樓,心里有種莫名的緊張??斓嚼暗臅r候,語兒使勁的按了按包里的饅頭。一拐彎兒,她迅速的看向垃圾桶,卻發現垃圾桶邊沒有人,只有墻壁上那個偌大的舍字還在。語兒迷茫的很,怎么字還在人就不見了?他去哪里了?

? ? 一連幾天,鹿語兒都沒有看到那個乞丐,跟媽媽打聽也沒聽到任何消息。終于,在一個傍晚媽媽絮絮叨叨的說道: 你們知道嗎?垃圾桶旁邊的乞丐,好像在垃圾桶里撿了壞東西吃了,送到醫院也沒救過來。聯系了好久才聯系到他姐姐,今天早上把他從醫院里拉走了。第二天,語兒從垃圾桶前經過墻壁上的”舍”字已經不見了,不知到被哪個清潔工清洗掉了。生命,有時真是脆弱啊,最后的痕跡也不見了。語兒心里卻有一個偌大的”舍”字怎么也抹不掉了,說不出的難受。語兒瞬間長大:善良是一種力量,但如阻在了胸口,就變成遺憾。

? ? ? ? 歲月流光,鹿語兒上大學了。一天,在去圖書館的路上,語兒看到有一位衣衫襤褸媽媽抱著一個孩子,坐在路邊疲倦地睡著了,身邊放著一個裝滿了各種生活用品的大包。語兒看著熟睡中的母子,突然想起了那個在陽光下閉著眼睛的乞丐,同樣的境遇窘迫,同樣的兀自堅持。孩子柔嫩的臉頰在夕陽的照射下,散發出天使般的光彩。語兒輕輕地在孩子的衣兜里放了五元錢就走了?;仡^看看熟睡的母子,語兒長舒了一口氣。多年前印在心頭的那個舍字,輕了好多。原來,“舍”是一種獲得,一種幸福。

? ? ? ? 又很多年過去了,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揚起玫瑰色的面頰問:“媽媽,那個奶奶好可憐,你有一元錢嗎?”鹿語兒從口袋里掏出兩元錢,淺笑著說:“去吧,孩子?!?/p>

  • 0
  • 0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美麗人生美麗人生

    作者積分: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空間文集
    阿坝| 沭阳| 大丰| 西藏拉萨| 黔南| 日照| 赵县| 萍乡| 燕郊| 临夏| 迁安市| 霍邱| 延边| 连云港| 河源| 广安| 石狮| 河北石家庄| 阳泉| 香港香港| 洛阳| 垦利| 云浮| 三亚| 贵州贵阳| 甘肃兰州| 海西| 邢台| 常州| 嘉峪关| 馆陶| 香港香港| 和县| 果洛| 内江| 石河子| 泗洪| 白沙| 邹城| 佛山| 阿勒泰| 吕梁| 武威| 鞍山| 营口| 丹阳| 衡阳| 七台河| 铜陵| 楚雄| 百色| 枣阳| 新沂| 临汾| 吉林长春| 德清| 基隆| 东海| 温岭| 迁安市| 广西南宁| 莱州| 武安| 永州| 蓬莱| 澄迈| 澄迈| 滁州| 黑龙江哈尔滨| 慈溪| 海北| 济源| 宿州| 韶关| 双鸭山| 襄阳| 攀枝花| 肇庆| 湘西| 新沂| 东海| 白城| 荣成| 荆门| 河北石家庄| 双鸭山| 湖南长沙| 顺德| 广饶| 宜都| 章丘| 新沂| 昌吉| 营口| 六安| 梅州| 安岳| 广元| 灵宝| 南充| 安吉| 庄河| 滕州| 七台河| 日喀则| 淮安| 周口| 伊犁| 乌兰察布| 巴中| 牡丹江| 鹰潭| 宿迁| 资阳| 图木舒克| 湖北武汉| 河北石家庄| 沛县| 和田| 五家渠| 晋江| 龙口| 兴化| 山东青岛| 南京| 漯河| 阿坝| 大同| 潍坊| 泰安| 武威| 乐平| 长葛| 四平| 天水| 萍乡| 深圳| 汉川| 神木| 阿里| 陕西西安| 齐齐哈尔| 台北| 淄博| 昭通| 黔西南| 乌兰察布| 眉山| 三沙| 濮阳| 吐鲁番| 吉安| 平潭| 湘西| 泰州| 图木舒克| 邵阳| 黄石| 益阳| 诸城| 宿迁| 荆门| 宁波| 眉山| 衢州| 自贡| 宁国| 昭通| 泸州| 防城港| 忻州| 靖江| 济源| 永康| 运城| 包头| 阳泉| 秦皇岛| 河北石家庄| 巴彦淖尔市| 澳门澳门| 七台河| 延安| 怀化| 丹阳| 江西南昌| 锡林郭勒| 滨州| 厦门| 果洛| 宁夏银川| 曲靖| 宜春| 桐城| 广汉| 德宏| 金昌| 德清| 新疆乌鲁木齐| 定安| 安顺| 阳江| 淮安| 营口| 无锡| 温州| 柳州| 绥化| 石嘴山| 伊犁| 咸阳| 丽水| 高雄| 内蒙古呼和浩特| 雄安新区| 海安| 三沙| 双鸭山| 云浮| 桐乡| 珠海| 赣州| 滨州| 章丘| 镇江| 南安| 衡水| 渭南| 舟山| 宁夏银川| 贵港| 天水| 株洲| 大丰| 巴彦淖尔市| 晋城| 潍坊| 吉林| 阳春| 大兴安岭| 伊犁| 浙江杭州| 溧阳| 东台| 肇庆| 长兴| 岳阳| 资阳| 宁夏银川| 甘南| 曲靖| 十堰| 开封| 永州| 扬中| 宜都| 汕头| 海西| 丹东| 鄂尔多斯| 迪庆| 阳泉| 红河| 海门| 齐齐哈尔| 迁安市| 通化| 果洛| 四川成都| 咸阳| 诸暨| 塔城| 葫芦岛| 荣成| 保定| 海南海口| 孝感| 简阳| 朔州| 安岳| 乌兰察布| 荆门| 牡丹江| 赵县| 香港香港| 石嘴山| 山西太原| 遂宁| 长垣| 南平| 顺德| 松原| 阜阳| 宿州| 滨州| 海南| 山南| 海门| 淮南| 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