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6msqm"><optgroup id="6msqm"></optgroup></rt>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rt id="6msqm"></rt>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美文網 - 常閱讀,多交友!
位置:美文網 >美文隨筆 >散文隨筆 >文章內容

永恒公團

2018-05-12 13:11來源:美文網作者:彼此彼此點擊:113...

穹境被稱之為永恒世界的盡頭,這里無盡山脈遙遙接壤,遼闊無垠的原野跌宕起伏,數千前,星族就駐扎于此地休養生息,建筑了數不清的宮殿與城鎮。

穹境擁有著最古老的星空,每當夜荒蕭涼之時,星空猶如被火焰灼燒一般充滿瑰麗,群星遍布著每一處角落,無論是站在深壑寂嶺還是荒野峽谷都可以仰望到最神秘的星海。

星魁城背后是“靈河”,最為古老的海洋,白天之時碧空海闊,澄凈見底的海水猶如鏡花水月一般波瀾不驚,而當夜幕之時“靈河”海面倒映著橫跨天際的璀璨銀河,美輪美奐,海面還會飄浮某種玄秘光芒,霧紗般時而像綢帶飄然出世,時而像颶風靈活流轉,恍恍惚惚,似是虛幻,似是真實,令人捉摸不透的縹緲空靈。

此刻,這個人間仙境般的穹境四處閃爍著死亡的火光,昏沉的天空下,無數劍光揮舞閃動,冰冷的劍刃反映出一道道死神般的猩紅眼眸,數不盡的人影如螞蟻般涌動,無情的踐踏著這片大地,慘烈的哀嚎聲與揮劍屠殺的聲音遍布整個穹境,此為星族的浩劫!

星魁城,一座肅穆的宮殿廳堂之中,點燃的蠟燭與散發著光芒的月光石都照不亮那陰沉沉的大廳,上方一道魁梧的中年男子獨坐于石座之上,刀鋒般凌厲的臉龐上沾染著敵人的血花,他一襲龍鱗暗藍盔甲,沉重而不顯鐵色,烏黑長發披散在挺拔的腰桿后,身體周遭飄燃著扭曲空間的詭異星炎,散發著極為危險的氣息。

似是察覺到了什么,男子陡然乍開雙眸,紫色的瞳孔寒芒流動,凝視著外邊昏暗的天空,充滿著殺意。

“報…”

大門處疾步走入一名如塔般魁偉的男子,半跪于地面之上,男子約莫三十歲,身穿著暗黑盔甲,表面渾是刀劍劃痕,顯得破敗不堪,卻是無明之中散發著一股殺伐之氣,暗黑盔甲身前燴刻著星辰般的徽記,表明了來者的身份,星魁軍!

“星乾少主…隕落了!”,那如塔影般的男子躊躇了一下,緩緩說道。

聞言,石座之上的男子身軀驟然一震,嘴角掩蓋不住的苦澀,就像個剛失去了孩子的哀傷父親充滿痛楚,仰天長嘆了一口氣,沉默了半響,方才開口道:“小乾是星族有史以來最為出色的族人!”

“是的,掌境者!”,如塔影般半跪著的男子,抬起一張豪邁的臉龐,贊同的說道:“星乾少主是天生的王者,星魁軍三百萬英魂盡數隕落,星乾孤身獨戰至最后一刻,縱使敵人無盡蜂蛹,少主也未曾后退半步!”

“小乾身為星魁軍的大元帥,他不會背棄星族的誓言的!”

掌境者疲憊的臉龐露出一抹欣慰笑意,喃喃說道:“小乾他不過二十五歲,一身修為便是達到了境界者的級別,若是再過幾年,恐怕他便是會超越我這父親的存在,躋身于永恒世界的超然強者一列,這般天賦,即使恒古也是屈指可數!”

腦海中似是再度浮現出那個一襲黑衣的英俊少年,他總說黑色是代表星空,象征著星族,始終忘不掉他那雙銳利的冷厲紫色眼眸,手持暗黑龍槍輕易的沖亂敵方惶恐的陣型,翩若驚鴻,槍出游龍,猶如不敗的戰神所過之處無不令敵人簌簌發抖,畏懼的不敢與其對視,面對著無盡的敵人依舊未曾膽怯半分,淡然自若,身軀挺拔得好似手中那把暗黑龍槍一般剛毅,霸氣凌然。

“可惜,是我害了他!”掌境者此刻仿若蒼老了許多,絲毫沒有了方才那種凌厲,一陣無力感涌來,此刻的他能夠感覺到盔甲沉重的壓在自己疲倦的身軀之上,自己還能再支撐多久?,手掌無力的抬了抬,示意道:“起來吧,大都統!”

“是,掌境者!”,大都統應聲站了起來,挺直的身軀猶如塔影一般高大。

“還有那些婦女與孩童都送離穹境了…”望著似乎瞬間蒼老的掌境者,大都統低聲說道:“星穹小少主…似乎醒了過來?!?/p>

“嗯…”

掌境者一怔,不可思議得望著大都統說道:“那神秘的結界石真的救活了他?

直到大都統堅定得點了點頭,他方才露出一抹釋然,似是放下了心頭一塊大石,消除了所有的顧慮。

“他母親旃檀為了幫他重塑魂海,透支耗盡了所有的神魂力量,最終也是免不了隕落?!闭凭痴邊葏日f道:“可憐的孩子歷經生死殺戮,或許命不該絕吧,就讓他過一段安靜的時光吧!”

掌境者璇即抬起刀鋒般的臉龐,遙望著陰沉的天空,不斷傳來陣陣靈力風暴翻滾聲音,雷霆恣肆一般貫徹整個穹境,過不了多久那群掠奪者就會打破穹境的守護結界,進入穹境了。

“大都統,陪我走一走吧…”

掌境者喃喃道,話音剛落,便是拖沓著沉重的步伐,緩緩向從外投射著微弱光芒的大門走去。

望著大門處光芒籠罩著的掌境者,那道厭倦了殺伐的疲累身軀,令人唏噓不已,從前那個掌境者是多么的意氣風發,驍勇善戰,此刻他那拖長的背影顯得尤為孤寂與落寞。

“是,掌境者!”大都統應聲跟上,如塔影一般的身軀尾隨而上。

他們走了很遠,走過那原本是碧空海闊澄凈見底的“靈河”,此刻卻是猩紅的血液與傾塌的山崖混合成渾濁而腥臭的污水,怕是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方才能恢復。

憑借著超然的靈力修為,他們只不過瞬間就可以出現在數千米甚至數萬米之外,遙望著滿地蒼夷的橫溝深壑,猶如被某種蠻橫的力量撕裂一般的大地,盡是火焰燃燒過后留下的灰燼,飄散于殘垣斷壁斑駁的建筑之上盤旋不止,狂躁而雜亂的靈力與灼烈的空氣熱流扭曲著整個穹境,這一副灰暗的景象宣告著穹境的破滅…

直到他們在一座高聳入云的古老祖塔面前停下,大都統方才驟然明悟,掌境者來此地的目的,祖塔一直以來都是歷代的掌境者的坐化之地,尤其神圣,在數千載的歲月中,表面布滿玄秘紋路的祖塔,飽受風霜雷雨的侵蝕,依舊未曾顯露半分斑駁的痕跡。

“掌境者,不走了么?”,大都統豪邁的臉龐盡是哀傷之色,無力的說道:“我們…還有時間離開穹境的,跟我一起離開吧!”

“星叵,你聽說過那個預言了嗎?”掌境者含笑著搖搖頭,直呼出大都統的真實姓名,莫名的說道。

大都統也是一愣,已經好久沒有聽過這個名諱了,十多年了吧,自從成為大都統開始,已經快忘記了。

“聽過,星族在黑暗中破滅,也在破滅中衍生!”大都統說道。

“嗯,黑暗指得是什么,你知道么?”,掌境者追問道。

“遠古時期一群擁有著超越認知力量的舊日支配者撕裂天幕侵略永恒世界,被一個實力超然的龍崎帝國所覆滅,然而那個帝國最終分裂,星族就是那個時候誕生的!”大都統答道。

“嗯,黑暗褪去后,星族確實是誕生了?!闭凭痴呔o皺著眉頭,說道:“不過預言后半句…星族還未達到真正破滅的時刻,至少現在還不算!”

大都統聽聞此話,驟然一驚,難道…“掌境者,此話怎講!”

“你知道龍崎帝國靠得是什么…”

“轟…”

此刻,天際傳來一道道驚雷般的破風聲,呼嘯般席卷而來,雷鳴般翻涌聲響,遙遙蓋過了兩人的聲音,完全聽不見了。

只有一道陰冷的聲音自天際傳來,穿云裂石,回蕩云霄。

“星諭,投降吧,你的兒子星乾都是隕落了!”

一道金蘭衣袍的陰冷男子鬼魅般浮現在祖塔不遠處上方,懸空而立,俯視著下方的掌境者兩人,身后不斷閃現出一道道雙眼猩紅的人影,聲勢頗大。

“星桖,你這個叛徒!”

見到此人,大都統勃然大怒,手掌一旋,浩瀚的靈力迅速凝聚出一把通體厚重的暗黑巨劍,眼眸殺意涌現,猛然揮出道十字千丈劍芒,如同怒龍般沖冠而上,直奔金蘭衣袍男子咆哮襲去。

“呵呵,雕蟲小技?!?/p>

望著攻勢猛烈的劍芒,金蘭衣袍男子嘴角噙著一絲譏諷,袍袖輕揮,澎湃的靈力驟然在其面前形成一道百丈弧形的屏障,頃刻而至的劍芒猛然撞擊在弧形屏障上,一陣狂暴的靈力波動從中迸發而出,千丈劍芒遠遠蓋過于那百丈大的弧形屏障,隱隱有淹沒著弧形屏障的跡象,但弧形屏障表面上突兀流轉著某種詭異的能量,令得那道千丈劍芒好似擊打在水面之上,瞬間雪花般溶解了,如此猛烈的攻勢僅僅揚起男子飄散的發絲罷了。

“你的實力比星乾還差遠了!”星桖嘴角微翹,不屑道。

“大道者!”大都統眼瞳驟然一縮,星桖能夠如此輕描淡寫便是化解了自己的全力一擊,而且還毫不費力,唯有超然實力的大道者方才可以做到。

“呵呵,令你驚訝了么?”星桖似是很喜歡大都統的驚訝眼神,就是這個震驚的眼神與那個星乾如出一轍,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

唯有掌境者依舊淡然注視著上方的數十道人影,手掌微抬,說道:“星叵,你走吧!”

“掌境者,你不走,我也不走?!贝蠖冀y目光堅定得看著掌境者那張刀鋒般凌厲的臉龐,決然道。

“快走,別死在這里,他們需要你!”掌境者臉龐露出一抹冷厲,不容置疑說道,璇即隨手撕裂開一道漆黑的空間裂縫,裸露其中無盡的虛空。

“可是…”大都統還欲說什么,卻是被掌境者手掌輕揮,一陣狂風襲來,將大都統措手不及的卷席入虛空裂縫之中,如塔影般的身軀瞬間消失了。

就在大都統剛剛消失在虛空裂縫之時,上方驟然射來一道靈力凝成的光刃,幾乎瞬間傾撞在虛空裂縫之上,而就在此刻,掌境者眼眸一寒,手掌翻旋,飄燃的瑰麗星炎詭異的出現在虛空裂縫前。

“噗滋”

光刃沒入散發出灼烈高溫的星炎中,瞬間如稻草般化為烏有,星桖陰冷的臉龐凝望著掌境者周遭扭曲的空間,時而飄溢裊裊玄秘的星炎,從那神秘星炎中,星桖能夠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令人充滿忌憚。

“那就讓我看看掌境者的實力究竟有多么的恐怖吧!”星桖臉龐陰冷的笑著,手掌緊握著一柄湛藍長劍,澎湃的靈力不斷自體內瘋狂涌出,身影一閃,幾乎瞬間出現在掌境者的面前,揮舞著長劍在空中劃起一道冰冷的弧度向著掌境者的脖子切割而去。

劍刃劃破灼熱的空氣,燥怒的顫吟著,劍刃距離掌境者脖子半分之時,只差一點,突兀一道手掌詭異得出現在星桖的胸口處,快如閃電般印在星桖的胸膛之上。

“噗”

猶如被流星撞中,星桖那身影倒飛而出,鮮血如水霧般自星桖的口中噴射而出,重重的摔在地上拖出一道道長長的深痕。

“好恐怖的力量,胸口如被巨石砸中?!毙菛D難的支撐著爬起來,渾身黏土的他只感覺到體內一陣翻滾。

遙望著遠處那淡然的掌境者,星桖心頭壓抑不住一股惶恐不安,掌境者的實力恐怕也已經無限接近那個境界了吧,這樣的實力根本無法匹敵。

“看來唯有他們出手了!”咬了咬牙,星桖陰冷臉龐露出一抹猙獰,璇即手掌隱晦在腰間一抹,一顆通體猩紅的血石被碾碎在手中。

似察覺到某種詭異的能量在召喚,昏暗的天空驟然變色,頃刻間風云涌動攜帶著濃烈的黑云滾滾而來,墨色渲染遮蔽了整個穹境,黑暗降臨…

此刻,天際遠處數道散發著妖異氣息的人影瞬間鬼魅般出現。

“桀桀…摧毀這么美麗的仙境,我還真有點舍得呢!”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詭異嘶啞聲傳來,猶如尖嘯的陰風,引得無數樹影群魔般婆娑起舞。

見狀,掌境者眼眸中殺意暴溢,體內靈力猶如颶風呼嘯一般席卷,震怒的聲音響徹穹境,此刻的掌境者猶如巨神下凡,氣勢滔天,整個穹境顫栗不已。

“神度!”

  • 18
  • 1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彼此彼此彼此彼此

    作者積分: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景德镇| 神农架| 威海| 凉山| 辽阳| 牡丹江| 铜仁| 秦皇岛| 乐山| 威海| 偃师| 沛县| 定西| 宝应县| 宁夏银川| 嘉峪关| 琼中| 日喀则| 运城| 屯昌| 攀枝花| 咸宁| 十堰| 青州| 威海| 宣城| 青海西宁| 安顺| 巴音郭楞| 湖南长沙| 云南昆明| 汉中| 湘潭| 惠东| 海门| 香港香港| 张北| 临汾| 临沂| 宁国| 泸州| 江苏苏州| 岳阳| 秦皇岛| 瑞安| 肥城| 陇南| 呼伦贝尔| 深圳| 河北石家庄| 吉林长春| 海丰| 厦门| 昌都| 泗洪| 滨州| 四平| 汝州| 宜都| 仁怀| 宝应县| 黑河| 伊犁| 泗洪| 喀什| 澳门澳门| 建湖| 宁夏银川| 福建福州| 朝阳| 巴彦淖尔市| 巢湖| 承德| 临沂| 乳山| 湘西| 乐山| 邵阳| 保定| 常州| 福建福州| 乳山| 绍兴| 昆山| 广州| 佳木斯| 巴彦淖尔市| 晋江| 陕西西安| 内蒙古呼和浩特| 凉山| 福建福州| 克拉玛依| 广西南宁| 诸暨| 黄山| 莱州| 衡阳| 儋州| 日照| 寿光| 临夏| 泉州| 九江| 湘潭| 天门| 阜新| 海安| 雅安| 营口| 象山| 晋江| 聊城| 赣州| 资阳| 安岳| 和田| 阿拉善盟| 梧州| 徐州| 菏泽| 项城| 万宁| 秦皇岛| 淄博| 宁波| 吉林长春| 安徽合肥| 威海| 咸宁| 克拉玛依| 淄博| 兴安盟| 慈溪| 济南| 牡丹江| 济宁| 新余| 伊春| 陇南| 嘉善| 济南| 延边| 绥化| 白城| 吴忠| 鸡西| 本溪| 韶关| 公主岭| 南通| 高密| 万宁| 阜新| 扬中| 漳州| 文昌| 商洛| 招远| 诸城| 烟台| 运城| 滁州| 七台河| 鹤壁| 聊城| 仁怀| 台北| 垦利| 通辽| 广西南宁| 海西| 资阳| 海丰| 阿勒泰| 潮州| 聊城| 项城| 六盘水| 永新| 泉州| 保亭| 屯昌| 临沂| 滁州| 普洱| 邢台| 广饶| 苍南| 潮州| 辽阳| 台山| 安康| 临汾| 馆陶| 柳州| 百色| 怀化| 宜昌| 迁安市| 遂宁| 新余| 娄底| 丹东| 佛山| 长葛| 襄阳| 金坛| 禹州| 日喀则| 绵阳| 大连| 建湖| 枣阳| 琼中| 马鞍山| 安吉| 霍邱| 琼中| 海拉尔| 达州| 张家口| 清远| 铁岭| 贵州贵阳| 广西南宁| 泸州| 博罗| 衢州| 吐鲁番| 三沙| 石河子| 莆田| 徐州| 德阳| 三门峡| 姜堰| 兴安盟| 漳州| 张北| 双鸭山| 邹城| 株洲| 茂名| 玉林| 咸阳| 六安| 灌云| 资阳| 榆林| 通辽| 荆门| 肥城| 南京| 九江| 海拉尔| 贵州贵阳| 张北| 仁怀| 仁寿| 许昌| 酒泉| 安徽合肥| 秦皇岛| 南通| 三亚| 海拉尔| 铜川| 白沙| 辽宁沈阳| 钦州| 黔南| 朔州| 随州| 葫芦岛| 毕节| 广元| 齐齐哈尔| 绵阳| 白沙| 枣阳| 阿勒泰| 中卫| 包头| 榆林| 温岭| 运城| 芜湖| 伊春| 荣成| 琼海| 阿拉善盟| 仁寿| 台南| 雄安新区| 宜昌| 德宏| 阜新| 泗洪| 秦皇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