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6msqm"><optgroup id="6msqm"></optgroup></rt>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rt id="6msqm"></rt>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美文網 - 常閱讀,多交友!
位置:美文網 >情感美文 >愛情隨筆 >文章內容

愛的時間的愛——夢上

2019-06-20 00:02來源:美文網作者:一切隨緣點擊:12...

(——稻草人,一個

稻草人,一個,捧著回憶,一個

只聽只聽颯颯的風聲一遍又一遍,把記憶吹得清晰。

一個名叫左耳東的地方,我們曾客居此地。

每每相逢時一定喝酒暢談,直到看見搖晃的明月,然后隨酒一起倒入口中,藏入記憶深處。

分手離別那天,我們是正負的離子,像云一樣漂浮在岔路般流水的時間宇空中。

今日相見,執子之手,前世的情人一樣,吻子之眸,友情如故。

歲月催白了我倆的頭發,何時再回來?再相見?再喝酒?再入醉?讓我問誰呢,是遠去的歲月還是歲月中行走的你呢。)

和煦的風伴著淡淡花香,空氣里揉碎。

晨曦穿透窗簾,喚醒我的眼睛,我的眼睛透過窗簾,看到一線藍天如洗。

窗簾外眼睛里,看到,泛藍的山在天穹里繪出昏暗的身影,連綿的山巔如少女的曲線,潑墨般映入眼眶。

陽光仿佛吞噬著大地,不斷驅趕著山丘大地之上的夜晚的陰影,那種感覺,感覺與海浪慢慢靠近腳邊的感覺非常接近。

看到的刺耀的陽光,長蛇般自天邊游曳至水面,然后費盡力氣扒開枝葉編制的陷阱,打到陳窗舊簾。不痛不癢,長蛇般延伸著,自淺紅至于深翠,自深翠至于血紅,幻成層層,層層地氤氳開來。

看著它漸漸慵懶,散成幾團,像拆開的毛線團,溫吞地拆開幾條毛絨絨的線。云兒細沙般流過,魚兒一樣,那是漂流的時光,攜帶著陽光的金子潛逃。

靜靜看著,不知從哪里刮起了風,迎面吹來,好像書說話的聲音。

靜靜吹來,流浪的回憶,尋找著,努力尋找著可以安置的家,就像我一樣

吹著吹著,頭頂的樹葉間,樹葉間窺見的藍色開始忽大忽小,并把一些輕飄的東西卷起來,像在隨手拋著歲月的傳單。

(——眼淚決堤,痛苦的流動,沒有分貝。我在思念,泣不成聲,十字路口處,踱步踱步。

為何出演我的夢境,十字路口處,無色透明地墜落,在地上,形成憂郁的濕潤,向遠方,復述,你在哪里哪里。

抓不住你,那虛渺的孤傲舊影,恐啊恐,是來自遠方的思念還是你解脫的鬼魂,分不清了,魂兒從舊地飄來,又返回了,恐啊恐啊,恐怕抓不住你了,永遠永遠。

熾熱的太陽放出憤怒,狠狠射在死亡的月球上,竄進我黑暗的眼睛,閃爍你的身影,流動了思念,開始了,開始了,閃爍閃爍。)

樹陰下,年幼的孩子踩著微微搖動的圓形光點,空氣里漂浮著微不可見的柔和光線,那絲線纏繞了每個亮晶晶的眸子。

樹旁的這片水,比湖蔚藍,比海平靜,但非湖非海,它是光艷的,光艷得不可描……不可描畫。它的眼中出現一只口渴的小鹿,它便捧起小鹿粉紅且可愛的嘴唇。我想,這是自然的仁愛。

窗邊,斜眸。

靜思,聆聽。

拉開簾,風把陽光送到幾片葉的后面,把破碎的像,推到窗玻璃上,推進來,摔在桌面,濺落了滿眼的影葉。

打開窗,呵一口氣,凝在玻璃上,模糊了視線,漸漸被風吹散,陽光似乎更親切,風景似乎更清晰了。

轉動著窗,攪亂了陽光,我想,窗是房屋最迷人的鏡框,應該是的。

我像是被什么脅迫似的,凝視著那每時每刻都在變化的樹影,眼睛會失焦,注視樹上方的深處,那廣袤無垠的宇空。

凝視著,注視著。我的思緒會被系在麥田里的稻草人上,染著細碎的陽光,任風吹散甜膩的氣息,捧著回憶,只聽颯颯的風聲一遍又一遍,把記憶吹得清晰。

看著,很久很久。細沙般的云開始無力地漂浮,縹緲的淺灰色的云漂浮著,虛無著??帐幨幍奈葑?,寂寞似乎要把我吸進去。

很久很久,寂寞來了很久。這是一處沒有色彩也沒有溫度的地方,四周的冷漠如尖錐一樣,深深地刺痛著我的心。

我的身體和我的心,被棄于孤城般——孤城般的寂寞,寂寞空虛,漸漸開始蠶食開始吞噬,我的心和我的身體。

現在的天,對我來說只是一個陰暗和沉重的牢籠,它籠罩著虛無,也只是這般了。房間里,光線向著黑色的空間緩緩駛去,原先墳墓般的陰暗可怖,由于陽光而變得溫柔起來了,這溫暖的東西真是妙不可言,不可思議。

我在腦海里創造一片空白,讓悲傷從憂邃的雙眼中流出來,流下來,射出去,向遠方,希望上蒼會懂,靜靜地流淌著,傳達著。

我手的影子,像一盆墨汁,無聲無息地映在了墻壁上。無盡的歡樂終究抵擋不住痛點的暴擊,所以每日的心情都不好,每刻都充斥著一種抽筋般的嘔吐感。

不知多久,好像很久,很久很久。我想我不能這樣了,想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風景,哪怕是過客的身份。

著一襲華衣,眉眼端莊,巧笑倩兮。

樹旁的這片水,比湖蔚藍,比海平靜,有著柔軟的深邃

(——烏云蔽日帶來天空的沉重,風拽著孤枝抖落滴滴積水,匯聚成溪,伸向河流,流淌入海,升上遙遠的白色,再來一遍。

夜半,天憐暗月月憐人人憐天,半夜。)

  • 0
  • 0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一切隨緣一切隨緣

    作者積分:0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朔州| 庆阳| 中卫| 通化| 涿州| 玉溪| 保定| 龙口| 甘南| 怒江| 清远| 白沙| 永新| 招远| 鄂尔多斯| 内蒙古呼和浩特| 汉川| 禹州| 湘潭| 营口| 雅安| 湖北武汉| 任丘| 阳泉| 郴州| 盘锦| 鹰潭| 燕郊| 桐城| 泸州| 长垣| 库尔勒| 淄博| 五家渠| 杞县| 玉环| 海拉尔| 醴陵| 林芝| 菏泽| 醴陵| 枣阳| 乐平| 澄迈| 临沂| 阳江| 包头| 定安| 烟台| 吐鲁番| 鹤岗| 乌海| 邵阳| 临汾| 桂林| 玉树| 东阳| 濮阳| 丹阳| 通化| 白山| 克孜勒苏| 四川成都| 黄石| 深圳| 平凉| 益阳| 丹阳| 朝阳| 西藏拉萨| 烟台| 运城| 陇南| 庄河| 屯昌| 泉州| 濮阳| 晋中| 长兴| 东莞| 灌南| 日喀则| 燕郊| 香港香港| 廊坊| 韶关| 乌兰察布| 娄底| 扬州| 乐清| 青州| 迁安市| 辽阳| 绍兴| 云南昆明| 新泰| 许昌| 永康| 鄂州| 单县| 莱芜| 张掖| 邢台| 宁国| 海南海口| 保定| 靖江| 洛阳| 广汉| 新疆乌鲁木齐| 黔南| 乌兰察布| 大兴安岭| 舟山| 桐城| 台山| 天水| 来宾| 红河| 台北| 鹰潭| 黄南| 海安| 葫芦岛| 临夏| 仁寿| 清远| 广州| 大庆| 保亭| 平潭| 南京| 单县| 鹰潭| 琼中| 淮北| 平顶山| 塔城| 汉中| 江苏苏州| 淄博| 普洱| 清远| 蚌埠| 邹平| 抚州| 灌南| 林芝| 韶关| 普洱| 义乌| 周口| 吴忠| 遂宁| 沭阳| 泸州| 咸宁| 盐城| 那曲| 广州| 锡林郭勒| 三亚| 铜陵| 泰兴| 天长| 曹县| 垦利| 临汾| 宁德| 钦州| 白沙| 山西太原| 公主岭| 株洲| 运城| 姜堰| 绥化| 嘉善| 葫芦岛| 湖北武汉| 泗洪| 鸡西| 鞍山| 锡林郭勒| 湛江| 公主岭| 延边| 高密| 汉中| 宁波| 玉树| 阳江| 江西南昌| 石嘴山| 鄢陵| 濮阳| 雅安| 绍兴| 周口| 岳阳| 嘉善| 贵港| 孝感| 库尔勒| 昭通| 文昌| 黑龙江哈尔滨| 四平| 吕梁| 新余| 乐平| 达州| 宜昌| 琼海| 海西| 荆门| 石狮| 儋州| 吉安| 山南| 汉川| 河北石家庄| 德州| 崇左| 慈溪| 咸宁| 临夏| 泰州| 秦皇岛| 甘南| 咸阳| 滨州| 台州| 黔东南| 莒县| 恩施| 贺州| 来宾| 曹县| 吴忠| 梧州| 台湾台湾| 白沙| 陕西西安| 南阳| 姜堰| 新疆乌鲁木齐| 丹阳| 天门| 泗阳| 宁波| 乌兰察布| 甘肃兰州| 武夷山| 鹤壁| 鸡西| 灵宝| 六安| 永康| 通辽| 广饶| 阳泉| 武夷山| 韶关| 遂宁| 琼中| 宜昌| 甘孜| 萍乡| 海拉尔| 本溪| 安岳| 长垣| 泗洪| 仁怀| 瓦房店| 新泰| 辽宁沈阳| 肇庆| 来宾| 大庆| 鸡西| 新沂| 荣成| 深圳| 克孜勒苏| 宜宾| 九江| 白山| 防城港| 澄迈| 滕州| 中卫| 温岭| 咸阳| 玉林| 安顺| 淄博| 汉川| 中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