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6msqm"><optgroup id="6msqm"></optgroup></rt>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rt id="6msqm"></rt>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small id="6msqm"></small></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acronym id="6msqm"></acronym>
美文網 - 常閱讀,多交友!
位置:美文網 >經典文章 >經典美文 >文章內容

誰在傾訴著:離人淚

2013-04-08 08:35來源:美文網作者:丨丶獨自點擊:23608...

 獨自守,寂寞誰訴?此刻,月蒼寂然,夜不能寐,輕捻燈花,獨守一紙燈楣,淺奏一曲離歌,在煙雨裊裊的一聲嘆息中,聆聽著孤寂的訴說,繾綣著月色迷離,書一卷素箋,描墨下款款深情,行吟在寂寥的詩端。在千年彼岸的守候中,拈起唐詩的遺韻,婉約著宋詞的悠雅,斜聽那輕笛橫吹在輕紗流霜里,漸響漸遠、若隱又若離。信手拈來清風玉露,纖指清舞,穿過斜風疏云,編織縷縷清淺淡薄的思緒。一池研墨,躍然而止,揮筆作情,斷章殘句款款而行,吟哦聲聲,詠唱數千年,訴不盡的人世蒼涼,案前宣紙,在古典文辭的落拓下最后一韻。
 
   美玉兮流光,誰人兮天一方。蝶在花間飛舞,花香襲衣,月映池波粼粼,浮影暗香,枕泉聽漏,獨倚西樓,天涯望斷,斷鴻聲里,一彎娥眉,在碧波瀲滟中流轉,一襲水袖,在風來塵往里飄舞。我掬一闋宋詞,盈一縷幽香,在柳絮塵囂,煙波浩渺的津渡里,著那一搦白衣婆娑,在小樓吹玉徹寒生的春風里,絲絲弄碧,亭亭玉立于周敦頤的荷塘,在我唐宋的詩詞里,輕舞飛揚。……
 
    那一世,不為羈客,只為卿人,佳人、身化為鴻若翩仙的嬌子,從周敦頤的荷風中徐徐走來,執一葉扁舟,載我孑然清寒的一蓑煙雨,與殷殷期盼中,卿卿我我。汝點絳朱唇,閉花羞月,有采蓮女子輕快的歌謠,有秦淮漿聲燈影里的旖旎溫潤,有煙雨樓臺的隱約迷蒙,有檀板清歌的婉轉清麗,有折葉為舟,織荷為裙的古韻流轉。……
 
    舞動文字水袖的佳人,不辭撫琴一曲,于千載之下,撥彈著十指光陰,針針如意繡,沉沉同心結,采擷一池碎影,踏過忘情的水,身登輕云的梯,泛波在墨香古卷的煙海浩渺文字中。帷幕隨著文人墨客從幽遠的遠古走來,循著前朝蹣跚的步履,正把唐宋的盛裝一一取下,凝眸處,醉舞淚裳,衣袂臨風,指尖下正挽著是誰家的少年?回眸間,一處香袖,又添新瘦!每一束唐詩、皆薈萃一生的剪影,每一朵宋詞皆泛波著一世的漣漪...……
 
    是誰,從唐風宋韻里提筆,細細從金陵秦淮描繪到天明?是誰,在巴山秋池的夜雨里,婉約人世別離?是誰,在后世凄美的月色下,提筆寫下三千辭海,寄予詩情?是誰,在等霜林染盡,月落烏啼,深藏了回憶?朦朧的煙雨,斑駁了詩意,焚一爐思緒,暖三尺深寒,又是誰,跟隨著浮云浪跡,滄海覓盡,萬世飄零,才續寫下珍惜?
 
    是誰,在千年唐宋里輕舞飛揚?是誰,在凝眸處醉舞胭脂淚裳?是誰,在風花雪月中訴說憂傷?一襲淺香不知打攪了誰的前朝記憶,春夢秋云又上演著人間哪一幕離合悲歡,兀自徜徉在唐朝似畫如詩的煙雨中,孑然夢醉于宋時胭脂畫堂的樓閣里。煙雨之外,樓蘭之外,青山之外,綠水之外,是誰在輕按檀板,微啟朱唇,玉潤珠圓中,飛歌繚繞?是誰裊裊而來,幽幽情深,絡繹千年?
 
    是誰在守侯,那一縷清澈柔和的月光?是誰在書寫,那一段凄美婉約的詩章?是誰在等待,那一懷繾綣溫馨的柔情?是誰,任性的,肆意的在這飄渺的暗夜里無眠,在這綿長的曲調中心傷,在這空靈的意境里懷想?風輕撫著我的鬢發,纏綿著如夢的記憶,如水的思念。在如此寧靜的夜晚里,我深情的遙望著遠方,那里有我深深的眷戀與夢想。是誰讓思念這樣美麗,是誰讓思念這樣深沉,是誰在夢的最深處把過去的故事珍藏?你踏著月光向我走來,我用多情的筆蘸滿思念為你譜寫千古絕唱。
 
再回首,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夢里不知身是客。
筆墨書舊夢,詩酒賦閑情。
相思未老花先瘦,
  無計怎消冷清愁?
酒兌疏狂圖一醉,
  怎教桃李鬧春風?
只是,那生長在秦淮河畔的依依楊柳,化作此時眼底的綠水茫茫;那掛滿荷葉上晶瑩剔透的白露,換作我望你時眼波流觴;那岸蕭瑟凄涼的西風,吹皺的不再是春江,而是如今煙花三月的碧波流淌。一卷詩案,半紙松墨,在平平仄仄的詩章中,呢喃輕語的吟哦中,淚水盈滿了眉眼。那一岸的曉風,那一彎的殘月,離岸的青舟,一番緣聚云散,相望的只能是永遠?
 
   攜一縷清風,踩著古韻悠悠的詩詞,笙歌墨詠,袖手千年,佇立在樓蘭的煙雨中,踏遍青山綠水,拂看五千年的歷史長廊:隔世恍惚中,走過秦時明月,雁過漢時城關,穿過魏晉遺風。一蓑煙雨任平生,融了世俗的塵埃,縱橫阡陌的心事,明滅閃現。將繾綣的舊事伴著月色的輝映,肆意潑墨寫意著相聚的渴望。屏障起塵埃飛揚的俗世,掬著天河之水,細磨一紙硯香。填一闋闋相思詞,橫枕千年情絲于彼岸,試將遺恨,寫入婉約的舊章中。提杯把盞,在暮落黃昏、在金風玉露的夜色中啜進清瑩的容顏,抿思在曉風殘月里咽淚愁歡。
 
   和煦的春風,在發稍上輕輕掠過,瑯瑯心弦,憑欄的是柔腸千結;盈盈的綠水,在詩書熏染間,若有一葉輕舟,持著一把相思泠,一路臨水吟哦聲聲,怎會一路都尋覓不到你的身影?采弦上月華,拔流水芬芳。詩一樣的情懷,在云水間穿行,讓絲絲柔情盛開為古老傳說的花朵。于天涯處,入畫入詩,寫盡了風月無邊。
 
   深夜,是誰拉動那悠悠古弦,是誰在低吟著百轉千回的憂傷?又是誰獨步在輾轉翻覆的夜幕,昔日一紙紅袖盟約,為你輕描淡寫,勾勒出不老的容顏,暗涌起傷情的念懷,斷了的,卻是今生難續的前緣,亦如一場初醒般的春夢,總有會在落英繽紛的季節,隨你揚鞭于煙花三月的揚州,遠行的馬蹄聲踏碎了一地的春紅
 
   誰的聲音穿過霧靄,搖動綠影婆娑?半簾殘月,一壟花痕,長劍錚破了唐風,玉蕭吹散了宋韻,她披肩瀉發,宛若流鶯,舞時翩翩飛鴻,靜時姣姣處子。一把古箏,彈落了風塵,撥動了閑雅,在詩和詞的纏綿中,在笛與箏的蕩漾里,是描不盡的高山流水,是寫不完的世外桃源。
 
   誰又是誰的伊人,誰又是誰的永恒?誰又走進了誰的世界,誰又淡出了誰的心房?當彼此的默契永駐在遙遠的夢境里,那盈盈的淚光,可照出伊人的模樣?那一曲仰天長嘯,那一首壯懷激烈,怎教人:“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一首詩詞便匯成一江波影,一眼回眸不過虛浮過往。前面是碧水的幻影,后面是紅塵的迷茫。那個清瘦了宋詞的女子,她是那朵飄落在水面的出水芙蓉,是凈土塵出里一瓣蓮露,彌漫著空氣中那一尾的暗香,撐一竿碧色,踏一葉輕舟,在一朵又一朵荷花的盛開中涉水而來,在花紅影綽中,與我盈盈相笑。
 
   曾經的舉案齊眉,枕邊絲絲囈語,是否還記得那一袖欲語還休的難釋惆悵?是否仍記起那一幕風花雪月的萬種風情?依稀轉瞬的剎那,幾經云煙回首,你還是你,而我還是我,你我卻早就已天涯去遠,轉身陌路,猶不知,冷冷清清的境里,誰的心底眉梢里會眼盼著誰?誰是前世的眷戀?誰是今生的劫數?誰是下一個輪回里,最舍不得遺忘的那人?又是誰在淚濕春衫透的黃昏,對著暗香涌動的瓊花月影,把酒言歡?
 
   每當雁字回首,月滿西樓時,我唯有在秦悲柳切,傷花惜春中纏綿悱惻,唯有在輕靈哀宛的詞句淤積里來去迂回,沒有人能讀懂我心靈深處關于“執子之手,與子諧老”的幻境?;蛟S,在紅塵一隅,我又期待著誰會陪我將那浪跡天涯?等到花期漸遠時,誰,可與我吟詩弄月來把那相思尋盡?浮生幾何?流年幾度?誰,可與我將那幽凄一一細數?誰,又會將我落寞孤愁來憐惜許?
 
   唱不盡“楊柳岸,曉風殘月”只能在柳色拂煙中墨筆添香,期望留駐在唐宋兩朝彩錦素箋上詞美韻長的一筆。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庭院深深深幾許?人約黃昏后。曾記否,霧失樓臺軒窗閣樓燈火下,那對剪紙比翼的雙飛鳥?曾記否,錦瑟華年月上柳梢頭,一紙以風為媒紅袖飄的盟約?憶當年,只能勉強吟哦出“弄筆偎人久,描花試手初,等閑妨了繡工夫,笑問鴛鴦兩字怎么書?
從詞里斟杯清酒,便能盛滿離人淚;書頁間點曲輕歌,便能飲盡萬古愁。曾經,想學多愁偏善感的李清照,在她婉約辭宗的宋詞小令里,撰刻下人比黃花瘦的千古佳句;曾經,想淋漓盡致在柳七的風情萬種,陪他舉樽奕月,敘酒言愁,書寫出“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不朽詩篇;曾經,想為南唐后主李煜敘以情懷,在他“故國不堪回首明月中”的悲詞里,席地而談,解酒分憂。問君能有幾多愁?一江春水向東流,消不盡,幾多愁!
 
   每每心力疲憊時,只能棲息在書中。翻越過千年唐宋的風雅,拂去眼角多情的淚花,只能攜一世的眷戀入懷,枕一世的相思入夢,所求也不過是那塵世中的共看庭前花開花謝,靜聽閑外云卷云舒。而眨眼間,幾番回首,煙雨樓臺中卻已是西風吹盡。是吹不散那一眉彎的清愁。一縷青絲盈繞指間,是繞不完的纏綿,訴不完的思念,一首古韻流轉的風情,一個燦若桃花的女子,在字里行間漸行漸遠......……

  • 14031
  • 2014
    網友評論
    評論(...
    全部評論
    丨丶獨自丨丶獨自

    作者積分:146

    作者等級:注冊會員

    铜陵| 宁波| 金坛| 景德镇| 芜湖| 西藏拉萨| 马鞍山| 阿坝| 凉山| 贵港| 大同| 迪庆| 江苏苏州| 沧州| 内蒙古呼和浩特| 无锡| 吉林| 徐州| 牡丹江| 宜宾| 延安| 莱州| 馆陶| 长兴| 长垣| 阿勒泰| 昌都| 北海| 鹰潭| 内江| 凉山| 滨州| 三沙| 怒江| 渭南| 汉川| 海西| 燕郊| 台中| 台山| 海丰| 昌都| 临汾| 沭阳| 无锡| 云浮| 澄迈| 东阳| 厦门| 漯河| 伊春| 海北| 安阳| 运城| 海丰| 安顺| 鸡西| 义乌| 那曲| 南充| 潮州| 慈溪| 长兴| 赤峰| 海拉尔| 娄底| 怀化| 龙岩| 郴州| 巴中| 枣庄| 河北石家庄| 神木| 漯河| 长垣| 苍南| 梧州| 连云港| 六安| 湘潭| 林芝| 溧阳| 衢州| 咸阳| 日土| 东莞| 承德| 铜陵| 温州| 三沙| 锦州| 遵义| 延安| 玉树| 安庆| 榆林| 吉林长春| 邹平| 沛县| 桐城| 长治| 唐山| 吴忠| 甘孜| 芜湖| 惠州| 抚州| 三河| 乌兰察布| 瓦房店| 三沙| 东方| 淄博| 姜堰| 达州| 泉州| 海拉尔| 东台| 那曲| 丽水| 邹城| 包头| 济南| 昭通| 葫芦岛| 咸宁| 章丘| 梅州| 衡阳| 珠海| 安岳| 白沙| 巢湖| 中卫| 南通| 海西| 临汾| 柳州| 甘南| 宣城| 仙桃| 安顺| 乐清| 株洲| 芜湖| 长垣| 抚州| 新疆乌鲁木齐| 河南郑州| 三门峡| 兴安盟| 扬中| 莆田| 琼海| 承德| 三亚| 塔城| 阿勒泰| 赤峰| 包头| 昌吉| 德宏| 吐鲁番| 湘西| 果洛| 屯昌| 蚌埠| 衢州| 定安| 云浮| 山南| 运城| 海西| 本溪| 燕郊| 任丘| 荆州| 文山| 巴中| 周口| 武夷山| 漳州| 楚雄| 日土| 琼海| 嘉峪关| 肥城| 西藏拉萨| 永新| 杞县| 宁德| 天门| 诸暨| 绍兴| 石嘴山| 鄂尔多斯| 厦门| 伊犁| 东阳| 保山| 邳州| 朝阳| 兴安盟| 喀什| 大丰| 灌云| 慈溪| 渭南| 芜湖| 阿拉尔| 菏泽| 延边| 钦州| 鹤岗| 郴州| 长兴| 保亭| 平潭| 淄博| 昌吉| 雅安| 乐平| 泗阳| 滨州| 毕节| 乳山| 北海| 濮阳| 池州| 乐清| 巢湖| 广安| 眉山| 梅州| 朝阳| 攀枝花| 黄山| 盘锦| 燕郊| 娄底| 定安| 大兴安岭| 唐山| 新余| 台南| 聊城| 三沙| 博罗| 嘉善| 包头| 锡林郭勒| 项城| 玉林| 泰兴| 酒泉| 安顺| 雄安新区| 温岭| 瑞安| 潜江| 新乡| 信阳| 安阳| 宁德| 吉安| 阿坝| 萍乡| 安阳| 临沧| 塔城| 雅安| 西藏拉萨| 日照| 吐鲁番| 大理| 揭阳| 遵义| 东台| 兴化| 烟台| 韶关| 黔南| 临海| 新沂| 镇江| 余姚| 崇左| 东阳| 商洛| 昆山| 铜陵| 寿光| 余姚| 海北| 甘南| 茂名| 梅州| 双鸭山| 昌吉| 汕尾|